• <td id="yyaya"></td>
  • 揭陽房產網

    揭陽房產網

    揭陽房產網是揭陽專業的房地產門戶網,為您提供全面的揭陽房地產、揭陽樓市、揭陽房價、揭陽樓盤、揭陽二手房、揭陽租房....等實時信息。揭陽房產網致力于打造成為揭陽有影響力的房產信息網。

    菜單導航
    揭陽房產網 > 二手房信息 > 正文

    脫口秀演員童漠男:從小喜歡《我愛我家》,現在自己還在初級階段

    作者: 揭陽房產網 更新時間: 2022年09月22日 18:19:19 游覽量: 92

    簡述:

    脫口秀演員童漠男:從小喜歡《我愛我家》,現在自己還在初級階段

    今年是童漠男第二次登上《脫口秀大會》的舞臺,熟悉的觀眾覺察到了他風格上的變化——去年他講的脫口秀像是又慫又喪的“記敘文”,今年觀點表達變多了,情緒也更銳利了。童漠男說,他是有意把內容設置得更偏觀點表達一些,希望能激起更廣泛的共鳴。在他看來,演出就是從自己生活中的多種人格里選出適合舞臺呈現的那一個,并根據觀眾的反饋不斷調整。

    童漠男試圖在脫口秀表演里構建起自己獨特的語感和節奏,讓觀眾甚至只看文本就能浮現出他講這一段的語調。他認為脫口秀是一種具備強烈個人色彩的表演形式。演員的所有思考都是放在自己身上的,需要剖析并打造自己,利用自己所有的東西包括缺陷,讓觀眾覺得好笑有趣,那就是成功了。

    演出就是從自己人格里選出適合舞臺的一個

    《脫口秀大會》第五季(以下簡稱《脫口秀大會5》)的第一段脫口秀,童漠男講了帶著精力充沛的侄子“菠蘿”玩轉北京環球影城的段子。有過帶孩子游玩經歷的成年觀眾都深有同感,鼓掌爆笑。后半段他又從孩童的視角引申到對職場現象的剖析與調侃,讓觀眾有了另一個方向的思考和共鳴。相較于去年《脫口秀大會4》講的在北京體育大學上學和做英語老師等內容,環球影城的段子在敘事之余有了更多作者個人觀點的表達。

    “我在講環球影城這個段子的時候,希望它不僅僅停留在這個事兒上,還想從這件事提煉出一些觀點,去引起更大層面上的共鳴。”童漠男的脫口秀以前較多聚焦個人生活和人生經歷,但他很快發現這樣做的局限性。比如他講跟老媽的故事,觀眾共鳴感會比較強,講自己留學的故事,共鳴感就會弱一些,“所以今年我在內容設置上想更大眾一些,更偏觀點表達一些。不一定都是‘記敘文’,有時候會變成觀點陳述類的。”

    內容微調之后,他的舞臺狀態也有了變化。和去年“又慫又喪”的表演風格相比,今年的情緒表達更銳利了,這也是有意調整的結果。在童漠男看來,演出就是從自己生活中的多種人格里選出最適合舞臺表演的那一個展現出來,并根據觀眾反饋進行調整。“人的性格本來就是矛盾多面的,一個人可以很勤奮同時也很懶惰,可以謙虛同時也很高傲。舞臺上肯定是我生活中的一面,可能是我面對非常親近的朋友在情緒亢奮狀態下的那一面,我單獨把它提取出來作為舞臺人格呈現給觀眾。”

    五六分鐘的表演只是脫口秀一種入門形式

    今年夏天,童漠男在深圳、長沙、南京三個城市開了自己的首個脫口秀專場《北下關》,一票難求,千人劇場也座無虛席。從專場再回到《脫口秀大會》,他對脫口秀線下和線上兩種表演方式有了更深的體會。“線上表演脫口秀是很復雜的事情,要面對很多線下意想不到的挑戰。比如前一個選手剛發表了催淚的淘汰感言,比如領笑員拍幾個燈,這些都會影響你的表演狀態和觀眾的狀態。而線下的演出,通常制作人會幫你排除掉這些因素的影響。”

    《脫口秀大會5》,他排在程璐后面登場。思文在李誕“攛掇”下恭喜前夫程璐晉級,并祝他幸福,現場觀眾紛紛起哄。在這種歡脫氣氛中上臺的童漠男,先來了段“現掛”——“我剛剛就在思考一個問題,像我們脫口秀演員離完又復婚了,是不是就該叫作‘call back’呀?”一下子把觀眾的注意力拉了回來,然后才開始講準備好的內容。“線上的觀眾可能會覺得有點奇怪:我怎么會聊這個?但在當時現場氛圍下,這是必須要做的事。觀眾剛剛經歷了那么有話題度的事件,如果我一上來就講我侄子怎么著,是沒有人想聽的。”

    他用文學形式來類比線上和線下脫口秀的區別:《脫口秀大會》的演出基本在5分鐘左右,好比短篇小說;線下脫口秀專場15分鐘起步,個人專場1個小時以上,更像中篇或長篇小說。內容的時長決定了一場脫口秀表演能承載的藝術上的豐富程度和高度。“《脫口秀大會》很火,很多觀眾可能因此認為脫口秀就是一種五六分鐘的表演,實際上這只是大家欣賞脫口秀的一種入門形式。脫口秀本質上是以一個專場的形式來呈現的。當脫口秀有1個小時的表演時長,藝術創作表達上就具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短板能變成長處,這就是脫口秀

    童漠男的脫口秀文本善于通過對話勾勒出故事情景、刻畫人物的性格。他從小喜歡《我愛我家》。“我在創作上很多好玩的東西,是跟梁左(《我愛我家》文學師)學習的。寫的段子里用對話作為表達方式的,就跟梁左挺有關系的。”比如童漠男去年講過一個段子,在北京體育大學問教學樓在哪兒,對方說:“同學,你去那里干什么?”本身很普通的對話,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語氣說會有不同的效果,童漠男用他的方式講出來,就造成了喜劇效果。他希望構建起自己獨特的語感和節奏,讓觀眾甚至只看文本就能浮現出他講這一段的語調。

    腿张开市长办公室呻吟娇喘
  • <td id="yyaya"></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