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yyaya"></td>
  • 揭陽房產網

    揭陽房產網

    揭陽房產網是揭陽專業的房地產門戶網,為您提供全面的揭陽房地產、揭陽樓市、揭陽房價、揭陽樓盤、揭陽二手房、揭陽租房....等實時信息。揭陽房產網致力于打造成為揭陽有影響力的房產信息網。

    菜單導航
    揭陽房產網 > 房產資訊 > 正文

    鶴崗房價倒數第一怎么回事 鶴崗一套房要多少錢

    作者: 揭陽房產網 更新時間: 2020年06月14日 20:37:10 游覽量: 182

    簡述:

    前段時間一篇名為《流浪到鶴崗,五萬買套房》的文章在網絡上爆火,房價高昂的大浪潮中,鶴崗的房價就如同一股

    前段時間一篇名為《流浪到鶴崗,五萬買套房》的文章在網絡上爆火,房價高昂的大浪潮中,鶴崗的房價就如同一股“清流”。很多人也為文章作者李海應對人生的從容和理性點贊。

    可本地人似乎沒有李海那般的從容。近幾年,煤城轉型,就業機會少,人員不斷流出,房子難租難賣。鶴崗小城的居民,雖然沒有住房壓力,可他們為孩子為未來擔憂。

    這座老工業化城市也在大時代的背景下,在安然與孤獨中交替。

    2萬元就能買套房,鶴崗房價倒數第一煤城的轉型之痛?

    2萬元就能買套房

    房價全國倒數第一

    11月7日下午,小城鶴崗的溫度已達到零下7攝氏度,街上行人寥落。賣房租房的廣告張貼得滿城都是,卻無一人駐足。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探訪李海購房的鶴崗市東山區某小區。東山區雖不是市中心,但離市中心驅車不到十分鐘的路程。

    “我們買房才花兩萬,裝修就花了三萬多。”去年三月份,李文山花了2萬塊錢在小區買了一套47平方米的房子,裝修花了3萬多。李文山和老伴都已經60多歲,從鄉下來到市里打工。一開始租房子住,后來感覺不如買房劃算,老兩口索性用兩年的積蓄買了一套房。李文山講述,他們買的頂樓,沒有電梯,一般沒人愿意要,所以也屬于所有樓層中價格最低的。

    小區居民介紹,一般情況下,六樓七樓一套70多平米的房子,毛坯房花三萬就能到手,而簡裝房在四萬到五萬之間。最貴的是三樓和四樓,能賣到10萬元左右,一套裝修很好的面積70平方米的住房最高能賣到12萬元。

    “房子本身就便宜,好房子都賣不出去,更甭提頂層。”小區居民老錢說,小區屬于保障性住房,他入住近十年,頂層防水都不行了。

    在鶴崗,有很多類似的小區,主要是保障性房屋,多集中在南山區、興山區,東山區,興安區,市區基本沒有。像大陸南、濱河北、松鶴、九州等小區的情況都差不多。“去年是鶴崗房價最低的時候,我一個朋友五萬塊錢在大陸南買了兩套70多平方米的房子。”市民王先生說,兩套房子都在六樓,是對門,給兩個兒子結婚用。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探訪發現,鶴崗不是所有的房子價格都如此低廉,市中心的房子每平方米均價也在2000元左右。最貴的地段,均價能到3000元左右,像是永豐國際城和歐洲皇家花園,均價都在3000元以上甚至是4000元。

    根據中國房地產業協會2019年數據,在納入統計的341個城市中,鶴崗以均價2177元/平方米位列倒數第一。

    2萬元就能買套房,鶴崗房價倒數第一煤城的轉型之痛?

    煤城的轉型之痛

    資源枯竭型城市都是一個路數,活的時候像團火,但是很快就滅成一堆灰,老錢感慨,任何東西都阻擋不了時代變遷的步伐。

    以前鶴崗分為兩大部分,礦區和城區,城區歸市政管,礦區歸國礦管。隨著煤礦的不斷開發,地表逐漸塌陷,礦區的房子成了塌陷區。

    不得已,當地政府只好在城郊多處建造棚改房轉移塌陷區居民。老錢一家就是從塌陷區興安轉移來。

    老錢家一共分了4套棚改房,當時每平米需要補差價,好的樓層每平補550元,不好的樓層,每平補350元。“我們家兩套,都在這個小區,父母家兩套,不過房子還沒下來。”老錢說。這個小區的業主最開始都是礦區以及拆遷戶居住,大家房子多得居住不過來就往外出租。

    2014年,老錢從小區租了一樓的商鋪經營飯館,小區人員密集,很多礦上上班的人都在此租房或者買房,人來人往,飯店的生意從一大早做到半夜。但是現在老錢家的生意卻大不如從前。“以前家里雇了8個人當幫手,現在加上家人總共就四個人,煤礦關了很多,礦上干活的人都走了,白天來吃飯的人少之又少。”老錢告訴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從8月份到現在已經賠了一萬多塊錢。

    據了解,2011年,鶴崗被確定為資源枯竭型城市,2018年底,鶴崗關閉煤礦約30余處。

    不僅是老錢所在的小區面臨這樣的情況,整個鶴崗市的情況也不容樂觀,因為人員流出大,很多店鋪的生意大打折扣。比優特時代廣場附近算是鶴崗的市中心,但中午飯點的時間,周圍的商鋪客流量卻不大,比起其他的地級市,商圈附近顯得有些冷清。“我朋友在市中心開店,店里的人一半放假一半上班。”老錢說。

    腿张开市长办公室呻吟娇喘
  • <td id="yyaya"></td>